鸡拐信息网

梁衡:好标题,应讲究概念准确逻辑严谨!

3天前我想分享的新闻与写作

概念是指事物基本含义所定义的范围。就像画了一个不能超越的圆圈。定义无法改变的性别。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根是根,分支是分支,叶子是叶子。逻辑是指不同事物之间(即不同概念之间)的关系。这就像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和婚姻。根长,树干长,树干长,树枝长,叶子长。概念不能改变,逻辑关系也不能无序。没有男人可以娶石头,没有女人可以爱上木头,没有树枝可以在叶子上生长,没有花可以在根上开花。这样,世界将变得混乱,事物将无法生存。请放心,事物有自己的秩序,世界不会混乱,但是人们的思维会混乱。人类进化了语言来反映和表达客观世界的概念和逻辑关系。罗素说:“归根结底,语言问题是逻辑问题。”不幸的是,一些作家经常违反这一规则。请参见以下示例:“从历史到未来的领导儿童”。时间和空间可以分为过去,现在和未来。过去被称为历史。我们只能活在当下。如果从“历史”开始,则必须首先返回历史,例如撤退到唐朝和汉朝,但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概念上的错误。这句话可以从现实更改为将来,也可以将历史保留为将来。《为了圆梦安居,创造幸福生活》这个标题值得商bat。通常可以理解,这是一个使用“做什么……”的句子。逻辑关系是“目的”和“行动”,也是因果关系,为一个目的做一件事情。一般来说,“目的”是抽象的,更大的。干燥的东西较小且特定。这个“梦想的生活”是一个住房问题,它显然更小,更具体,“幸福的生活”是最终的目标,而这个目标要大得多。现在,因果关系得到了扭转,首先要创造幸福的生活(这种幸福的生活是整体,应该包括食物,衣服,住房,工作,健康和精神享受),以便生活在一个好的房子里。孰大孰小?比如我们会说:为了做饭去买菜,为了吃一个苹果去了一趟超市,不能说成:为了买菜我做了一顿饭,为了去一趟超市我吃了一个苹果。这是逻辑错误。《多少情合靠意投》这是发在某大报的一首诗的标题。情合意投是两个词义重复的并列词组,如平平稳稳、如饥似渴,这类组合是为了强化词意,并没有谁靠谁的因果关系。正如不能说“多少平平靠稳稳”“多少如饥靠似渴”。这也是逻辑错误。现在需要讨论的是,我们平常说话很少犯这种错误,为什么一到书面就出错呢?更有趣的是文章里少见错,而标题、口号之类醒目的文字反而出错。我随意捡拾的这类错标题大概有一箩筐。原因就是作者太拿捏了,愈紧张愈出错,愈想表现一下,就愈露馅。请看这个标题:《幸福的孩子是相似的,不幸的孩子有爱能成才》,不知所云,前后两句话毫无逻辑关系。这是一篇谈家庭关怀的文章。是说一个家庭收养了一个孩子,虽非亲生,但过得也幸福。那怎么又扯出“相似”“成才”等这些毫不相关的概念呢?像是疯人自语。人说标题是眼睛,而这双眼睛一只向东,一只向西,是一双斜眼。显然,作者是模仿托尔斯泰的那句话:“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托翁是用幸福与不幸来前后对比,作者想附庸风雅,却成了东施效颦。还有一次报纸上发了一幅画,李白仰头望月,桌子上摆着一大盘桃子。标题是《李白月下宴桃》。李白曾有一篇文章《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是说春天的一个晚上李白请他的弟弟们在一个叫桃李园的地方吃了一顿饭,怎么就变成了李白请桃子吃饭了?按照这个逻辑,“鸿门宴”岂不是项羽、刘邦坐在一起啃食一座大门楼?一般来说新手或者七成熟的作者易犯这种错,一知半解,捕风捉影,刚学到半手就想亮一手。等到炉火纯青之后就不会出这种问题了。这一来是他有了概念、逻辑方面的训练;二来,他已是过来人,再不爱什么虚荣,用不着刻意拿捏、作秀了。文章之技无他,功夫深,心放平。收藏举报投诉

概念是指一个事物的基本含义所界定的范围。像是画了一个圈,不能超出;定了一个性,不能改变。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根就是根,枝就是枝,叶就是叶。逻辑是指不同事物,即不同概念之间的关系。就像男女间的恋爱关系、婚姻关系。根长干,干长枝,枝长叶。概念不能变,逻辑关系不能乱。不能男人和石头结婚,女人与木头谈恋爱,也不能叶上长枝,根上开花。那样将天下大乱,物不聊生。请放心,物各有序,天下不会乱,倒是人的思维会乱。人进化出语言文字,本是要反映和表达客观世界的概念和逻辑关系,罗素说:“语言问题,归根结底就是逻辑问题。”可惜常有弄文者违反这个规律。请看下面的例子:“引领孩子们从历史出发走向未来。”时空可以分成过去、现在、未来。过去的那一段被称为历史。我们只能生活在现在,如果从“历史”出发,你得先退回历史,比如退到唐朝、汉朝,但那是不可能的。这是概念错误。这句话可改成从现实出发走向未来,或肩负历史走向未来。《为了圆梦安居,创造幸福生活》这个标题值得商榷。一般理解,这是用了“为了……而干什么……”的句式。逻辑关系是“目的”与“行动”,也是一种因果关系,为了一个目的去干一件事。一般来说“目的”抽象一些,大一些;干的事情小一些,具体一些。这“圆梦安居”是住房问题,显然小一些、具体一些,而“幸福生活”是终极目标,要大的多。现在因果倒置,先创造一个幸福的生活(这个幸福生活是整个的,应涵盖衣食住行、工作就业、卫生健康及精神享受等),才能住上一套好房子。孰大孰小?比如我们会说:为了做饭去买菜,为了吃一个苹果去了一趟超市,不能说成:为了买菜我做了一顿饭,为了去一趟超市我吃了一个苹果。这是逻辑错误。《多少情合靠意投》这是发在某大报的一首诗的标题。情合意投是两个词义重复的并列词组,如平平稳稳、如饥似渴,这类组合是为了强化词意,并没有谁靠谁的因果关系。正如不能说“多少平平靠稳稳”“多少如饥靠似渴”。这也是逻辑错误。现在需要讨论的是,我们平常说话很少犯这种错误,为什么一到书面就出错呢?更有趣的是文章里少见错,而标题、口号之类醒目的文字反而出错。我随意捡拾的这类错标题大概有一箩筐。原因就是作者太拿捏了,愈紧张愈出错,愈想表现一下,就愈露馅。请看这个标题:《幸福的孩子是相似的,不幸的孩子有爱能成才》,不知所云,前后两句话毫无逻辑关系。这是一篇谈家庭关怀的文章。是说一个家庭收养了一个孩子,虽非亲生,但过得也幸福。那怎么又扯出“相似”“成才”等这些毫不相关的概念呢?像是疯人自语。人说标题是眼睛,而这双眼睛一只向东,一只向西,是一双斜眼。显然,作者是模仿托尔斯泰的那句话:“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托翁是用幸福与不幸来前后对比,作者想附庸风雅,却成了东施效颦。还有一次报纸上发了一幅画,李白仰头望月,桌子上摆着一大盘桃子。标题是《李白月下宴桃》。李白曾有一篇文章《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是说春天的一个晚上李白请他的弟弟们在一个叫桃李园的地方吃了一顿饭,怎么就变成了李白请桃子吃饭了?按照这个逻辑,“鸿门宴”岂不是项羽、刘邦坐在一起啃食一座大门楼?一般来说新手或者七成熟的作者易犯这种错,一知半解,捕风捉影,刚学到半手就想亮一手。等到炉火纯青之后就不会出这种问题了。这一来是他有了概念、逻辑方面的训练;二来,他已是过来人,再不爱什么虚荣,用不着刻意拿捏、作秀了。文章之技无他,功夫深,心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