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拐信息网

聚焦: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什么样?

近年来,农业产业化财团为新形势下农民分享农业产业发展成果、促进农村振兴开辟了新途径。财团和“公司农场主”有什么区别,它是如何运作的?我们面临什么困难?如何促进其创新发展?请看看这位记者的第一线调查。日前,农业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了财政支持和土地使用保障方面的扶持措施。农业产业化协会是近年来起源于安徽、江西等地的一种新型农业产业。这是一种由龙头企业主导的新型产业模式,有许多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参与,服务与收入相结合。

分工合作关闭产业链

安徽省苏州市是全国最早探索农业产业化协会的地区。苏州市农业委员会主任张金海表示,在培育新型农业管理学科的实践中,发现单一学科要“孤军奋战”有许多困难。龙头企业需要稳定原材料供应,确保质量和安全。虽然已经建立了订单基础,但有时合同难以履行,质量难以保证。家庭农场在技术、资本、市场等方面都有问题。标准化和品牌化生产难以进行,产品销售处于弱势。合作社缺乏稳定的服务目标,需要四处寻找工作,其效益难以保证。结果,财团从零开始发展。目前,全市共有230个联合体,覆盖粮食、畜禽、水果蔬菜等主导产业,年产值超过200亿元。

农业龙头企业江西万年红集团董事长蔡阳厚也有同感。随着规模的扩大,为了保证优质原材料的供应,原有的“公司农户”松散的订单合作已经无法满足行业的需求。各方应分工合作,建立利益密切的联合体,既能保证原材料供应,又能分享增值利益。龙头企业不做好家庭农场等农业生产环节;家庭农场对农业服务等合作社不具成本效益;家庭农场和合作社不能做的是移交给龙头企业,如深加工和品牌建设。“今年9月,一家国内电子商务平台广泛征集了30万袋优质小包装大米的订单,要求它们在半个月内到货。数量大、交货时间短、质量要求高,各地粮食企业无人接订单。只有我们成功完成了订单。这充分证明了财团的价值。”如今,蔡阳厚是万年来巩俐工业产业化协会的会长。联合体以万年红集团为核心,包括22个粮食合作社、36个家庭农场和17个粮食加工厂,优质水稻种植基地110万亩,年精米加工能力100万吨。

农业部副部长叶秦镇认为,这个财团是农业产业化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的必然产物。他说,当今市场的竞争不是单一主体的竞争,而是整个产业链的竞争。在农业产业化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龙头企业从订单农业的初步发展,引导农民成长,到自己的建设基地,保证原材料供应,但受农业生产监管成本高的制约,很难快速扩大规模。财团的发展可以使家庭农场参与生产,农民合作社提供社会服务。龙头企业注重农产品的加工和流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许多人都有疑问。“公司农民”的模式已经存在多年了。新财团在哪里?财团的几位领导人告诉《经济日报》记者,长期稳定的合作和相互包容的因素是财团之间的重要区别

多少农业学科应该联合起来?农业部综合管理站主任王乐君认为,该联合体由龙头企业牵头,以家庭农场为基础,由农民合作社联系,其成员具有明确的功能定位。与家庭农场相比,龙头企业管理水平更高,生产监管成本更高。它们不适合直接农业生产,但在技术、信息和资本方面具有明显优势,适合R&D加工和市场开发。合作社作为农民互助服务组织,与龙头企业相比,在组织农民生产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在生产过程中的服务环节可以形成规模优势,主要负责农业社会化服务。家庭农场拥有土地和劳动力,主要负责农业种植和生产。“建立密切的利益联系机制是联合体各方长期稳定合作的关键。”安徽省苏州市淮河粮食产业化协会会长、淮河种子公司总经理李清武表示,协会各方通过签订生产服务合同,在生产资料供应、产品收购和技术操作服务方面建立了合作关系,也解决了淮河种子公司优质原材料的供应问题。同时,公司通过为家庭农场支付种肥,为农民合作社支付农机服务资金,帮助家庭农场获得抵押贷款,缓解了成员的财务困难,形成了财务联动机制。2016年,淮河种子公司为家庭农场成员获得了600万元的贷款。

利益分享是双向的。淮河粮食产业化协会通过农机家庭农场和淮河种业公司投资入股组建合作社,增强合作社实力,形成资产联动机制。公司为家庭农场提供专业品种和种植技术,提供食品干燥贮藏、食品库等服务,解决干燥贮藏问题,实现市场风险的共同承担。这样,市场信息由龙头企业转化为生产决策,传递到农业生产环节,引导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根据需求发展标准化生产,最终供应优质农产品。自联合体成立以来,每个人都按照章程履行职责,共同发展蔡阳厚告诉记者,通过联合体的成立,生产基地的建设得到了有效的推进。目前,优质水稻种植面积达18万亩,比联合体成立前增加55%。加入联合体的农民收入增加了2000至2500元,收益增加了30%以上。江西省余江县惠泉粮食加工厂一度面临倒闭的困境。加入联合体后,获得了生产技术和市场信息的指导服务,并与集团签订了高于市场价格5%的加工订单。它迅速重振资本,购买精米加工设备。它从无法向前发展的原始小米厂变成了年产10,000吨精米的现代化工厂。

容纳和突破发展瓶颈的因素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农业产业化财团目前正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许多财团正面临各种困难。从外部来看,农业融资困难,存在许多瓶颈。土地审批困难,设施紧张。尤其是难以突破贷款和信贷政策的瓶颈,主要农业经营者的农地无法抵押,资金短缺仍然是大多数财团发展的制约因素。从内部来看,一些财团中企业与农民利益关系的稳定性有待加强,有效抵御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的能力较弱。

河北省农业厅副厅长吴根玉说,河北聚集了支持和联合的力量

内蒙古自治区农牧部门副巡视员王玉峰说,该地区的联盟城市总结了多种联合发展模式,如连锁延伸、加工驱动和三大产业融合。合资企业成员通过签订长期订单、股份合作、服务合作、土地转让和就业建立了合作机制。全国各地形成了“牧场银行”、“绵羊联盟”、“小额信贷信托”等联结农业企业利益的新思路,为农牧民分享产业链增值“红利”搭建了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