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拐信息网

常书鸿:我要回国吃苦,妻子从劝阻,再到抱怨,最后脱离20年感情

2019-09-06 18: 33: 00中华民国

他是中国第一代敦煌学者,也是中国敦煌艺术研究的先驱。他放下了稳定的法国生活,失去了美丽的浪漫爱情,并将毕生奉献给敦煌。在黄沙满满的丝绸之路上,骆驼铃响起,他将永远存在。他被称为“敦煌的守护神”常书宏。

在法国年轻而着名

常书宏1904年生于浙江省杭州市。常熟洪本,姓伊尔根朱罗,是满族的好人,其祖父邵峰是清朝的“世袭云骑手”,驻扎在杭州。 1918年,常书宏考入浙江省一所工业学校。 1925年,常书宏到省工业职业学校当美术老师。从那时起,他就对艺术产生了神秘感。

1927年,为了在艺术上取得突破,常淑红从西湖横渡大海,来到法国里昂美术学院。艰苦奋斗有回报,经过多年的奋斗,常淑红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巴黎高等艺术学校,成为着名油画大师劳伦斯的学生。

来年,这是刚起步的一年。他在法国绘画界成名。此后,他获得了当时法国学院最权威的画廊金奖和银奖,巴黎春天沙龙。着名的艺术评论家莫格利对徐仁一词的处理方式有所不同,此后他的作品被蓬皮杜艺术中心,里昂美术馆和法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他在婚姻中有一位美丽而温柔的妻子。她的名字叫陈志秀,是张书洪姑姑收养的女儿。

图陈志秀

那年,她17岁,来到杭州互相亲吻。青春的香气吸引了两个年轻人。当她看到她的一见钟情时,他一见钟情。

他喜欢绘画,她喜欢雕塑,在巴黎,他们成为绘画界的“模范夫妻”。她成为他的缪斯女神,他的许多着名作品都受到她的启发。在巴黎第十六区的小屋中,他们充满了温暖和浪漫,新女儿长莎娜(Chang Shana)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

图一对和尚,常淑红和陈志秀(左一,左二)

敦煌的原因

1935年,常熟洪在塞纳河河畔,诗书画意盎然,在一个旧书摊里首次看到了薄熙来的《敦煌石窟目录》。专辑的内容使他感到震惊,一个崭新的世界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向他敞开的,是北魏至唐代的佛教艺术画,雄伟的气势,宏伟的笔触,奔放的风格以及精致的人物深深吸引了他。

当书店老板得知这些专辑是在敦煌的千佛洞中拍摄的时,常书宏不禁松了一口气:作为黄帝的后裔,他不知道敦煌在哪里。

第二天,常书宏来到集美博物馆,收藏敦煌画。他惊讶地发现,尽管有千年历史,但这些绘画的技法和技巧仍是前卫和现代的。后来,在他回忆文章《铁马叮咚》时,他写道:“倾倒于西方文化中,曾经以曾经是蒙帕纳斯的画家而自豪……现在面对祖国的悠久历史,这确实令人尴尬。我不不知道如何坦白。”

在塞纳河上的这次相遇之后,常淑红孕育了去敦煌的想法。妻子陈志秀听完丈夫的回国决定后说:“舒虹,你会不会发烧?您必须考虑一下。您在巴黎非常乐观,即使巴黎的现代美术馆也收藏您的油画,您也是巴黎美术协会的成员。对于许多海外学生来说,这种荣誉很难。但是,一旦您回到军阀,血腥杀人的土地,民族运动就衰败了,这里有艺术品昌明吗?”

面对妻子的劝说,常书宏毫不犹豫地说:“子秀,我很清醒。如果真的是发烧,还被古代敦煌艺术感染了。名利双收。有远见的人,真正的艺术家不重视这些。”

为了让丈夫留下来,陈志秀搬出了女儿和她自己:“我已经毕业了又一年,而莎娜只有5岁。我什至不会说中文。” p>

图常书宏,陈志秀和女儿常莎娜

但是,所有这些都无法将常书宏的艺术力量与敦煌联系在一起。 1937年,常书宏回到了已经多年的祖国。他的心在重庆安定下来,但因为心中看不到而无法安定下来。敦煌的梦想。偶然地,由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的于有仁提出的建立敦煌院的提议得到正式批准。在朋友梁四成的推荐下,常淑红去敦煌当导演。

1942年,他看到敦煌时,很着急。后来他在《九十春秋敦煌五十年》中写道:就在我们第一次到达这里时,这个洞穴被用作淘金者过夜的地方。倒下的壁画散布在断墙中,无处不在。我非常激动,以至于我们肩上的工作将是艰巨而繁重的。

尽管讲话中有令人伤心的话,常书宏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敦煌。

图1939年,常淑红与朋友合影

敦煌,失去了智秀

早在他决定返回中国时,常书宏和他的妻子就赴敦煌发生了数次争吵。尽管没有大的裂缝,但两者之间已经存在差距。

常书宏回国第二年,陈至秀将女儿从巴黎带回中国。在那之后,她和丈夫生活了几年。首先,在卢沟桥事件发生后,她和丈夫住在北京,从南方逃脱,最后定居在重庆。常书宏移居敦煌,学习敦煌艺术。

由于她的举动,胜利的江南有才华的女人与丈夫发生了很大的争执。她哭着对她的年轻妻子哭道:“您的父亲疯了,他认为我们的苦难还不够,我们必须搬家。这并不会到毁了的敦煌市。嘉陵可以两岁,年老体弱,生病,住在寒冷的地方吗?”

1943年,国家敦煌研究所所长常树宏带着妻子和孩子们来到敦煌,途中砸碎了骨头。风中只有几只干燥的红色柳树在颤抖。

图四口之家

敦煌的土地上,黄沙被阳光覆盖,黄土被捣碎,一日三餐是加盐,辣椒和醋的简单面条。没有炉子。在寒冷的冬夜里,双手被冻得像铁一样。

已经在巴黎享受生活的陈志秀,受不了这一切。他和常书宏不再是绘画界的“模范夫妻”。据他们的女儿说,他们正逐渐遭受折磨,他们的争论越来越多。 Chang Shana后来回忆道:“他们打架,当他们被击中时,母亲去接父亲的眼镜。由于父亲高度近视,所以摘下眼镜就看不到了。”

这场争吵使这对夫妻疏远了,常淑红的心不顾妻子的感情冲向敦煌事业,婚姻开始破裂。陈志秀的心正慢慢移向敦煌。该研究所所长赵忠清倾身。

1945年,陈志秀谎称自己患有妇科疾病,并要求丈夫去兰州检查身体。常书宏不在乎。他甚至向陈志秀的同伴赵忠清供认:“重庆的弟弟,请照顾你的妻子。”

黑暗中的常书宏仍然不知道这是他们的私奔。陈志秀走了几天后,常书宏知道自己的妻子和赵忠庆私奔。那天晚上他惊呆了,赶到兰州。他被惊呆了,跌倒在戈壁沙漠。他被地质学家孙建初和一名老工人救出。

他昏迷了三天三夜。他几乎走在幽灵门前。醒来时,他看到了陈志秀在兰州报纸上发表的声明:与常书宏脱离关系。夫妻一直互相保护了20年,但从那时起他们就变得陌生。这无疑是常书宏的最大悲痛。他并不悲伤。他知道自己心中还有一个未完成的敦煌梦。

图曾经模仿过的夫妻

生于敦煌,死于敦煌卫

妻子离开后,常书宏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敦煌艺术研究中,但好景不长。 1945年,常书宏收到教育部的通知:废除了敦煌艺术学院,将洞穴移交给县政府,并停止了拨号。供消费。这意味着敦煌的艺术研究将不会继续。学会成员只能遗憾地离开。只有常书宏仍在敦煌。

人民的艰苦努力没有丢失,张书洪的坚持终于被傅斯年,张民权,郭沫若等人的支持所取代。 1946年,常书宏再次进行了敦煌学习之旅,不断向更多人展示敦煌的艺术瑰宝。 1948年,常书宏在敦煌举办了500多幅临时壁画,并在南京和上海举办了展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进入1970年代后,时代动荡不安,常书宏陷于,陷,被开除党籍并接受劳动改革。再次受到命运打击的常书宏没有放弃,但是在他忍不住回头的艰难时期中幸免于难。他坚定地留在敦煌。美容师高尔泰曾劝阻他:“算了,别回敦煌!生活如回程,办公室就是我的故乡。你已经70多岁了,可以休息.”

然而,常书宏说:“生活是无止境的,斗争不是没有止境的,我把生命奉献给了敦煌,所以我感到非常困惑,以至于我失去了和平。”

图常树洪先生

在1980年代后期和1990年代,常淑红的老年健忘症变得更加严重。尽管他一直住在北京,但在拜访他时总是说:“我为什么要住在这个房间里?为什么?带我去北京吗?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到敦煌,我想回到敦煌,我仍然想住在我的土房里。”

记忆可能会丢失,也许会忘记,但我内心的梦想无法消除。不管过去多久,敦煌在常书宏的心中永远都存在,即使他病得足以记住任何人,但他将永远不会忘记我心中的敦煌。

1994年6月,常书宏在北京去世。根据他的意愿,他的骨灰被埋在了莫高窟。他一生都是敦煌的守护神。死后,他将永远守护莫高窟和敦煌。宝藏,守护着这片沙漠之地。

文豪路无为

来自网络的图像参考

他是中国第一代敦煌学者,也是中国敦煌艺术研究的开拓者。他放下了安定的法国生活,失去了美丽浪漫的爱情,把一生献给了敦煌。在黄沙满地的丝绸之路上,骆驼铃响,他将永远存在。他被誉为“敦煌守护神”常书红。

0x251C

在法国年轻而着名

1904,常树宏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常熟洪本姓邵峰,是一个满洲人,是一个好人,他的祖父名叫清真寺的“世袭云骑士”,驻扎在杭州。1918,常树宏被浙江省接纳为一所工业学校。1925年,常书红到省工业职业学校任美术教师。从那以后,他对艺术产生了一种神秘感。

1927,为了在艺术上取得突破,常树宏从西湖游到法国的莱昂美术学院。艰苦的工作得到了回报,经过多年的努力,常树宏以第一个成绩被巴黎高等艺术学校录取,成为着名油画大师劳伦斯的学生。

第二年,这是一个雏形。他在法国绘画界成名。从那时起,他获得了法国书院最权威的画廊金币奖和银奖,当时是,巴黎春季沙龙。蓬皮杜的着名艺术批评家莫格里被不同的对待,他的作品后来被里昂美术博物馆和法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他有一个美丽而温柔的妻子。她叫陈志秀,是常淑红姑姑收养的女儿。

0x251D

图陈志秀

那年,她17岁,来到杭州亲吻对方。青春的芬芳吸引了两个年轻人。当她第一眼看到她时,他已经一见钟情了。

他喜欢绘画,她喜欢雕塑,在巴黎,他们成为绘画界的“模范夫妻”。她成为他的缪斯女神,他的许多着名作品都受到她的启发。在巴黎第十六区的小屋中,他们充满了温暖和浪漫,新女儿长莎娜(Chang Shana)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

图一对和尚,常淑红和陈志秀(左一,左二)

敦煌的原因

1935年,常熟洪在塞纳河河畔,诗书画意盎然,在一个旧书摊里首次看到了薄熙来的《敦煌石窟目录》。专辑的内容使他感到震惊,一个崭新的世界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向他敞开的,是北魏至唐代的佛教艺术画,雄伟的气势,宏伟的笔触,奔放的风格以及精致的人物深深吸引了他。

当书店老板得知这些专辑是在敦煌的千佛洞中拍摄的时,常书宏不禁松了一口气:作为黄帝的后裔,他不知道敦煌在哪里。

第二天,常书宏来到集美博物馆,收藏敦煌画。他惊讶地发现,尽管有千年历史,但这些绘画的技法和技巧仍是前卫和现代的。后来,在他回忆文章《铁马叮咚》时,他写道:“倾倒于西方文化中,曾经以曾经是蒙帕纳斯的画家而自豪……现在面对祖国的悠久历史,这确实令人尴尬。我不不知道如何坦白。”

在塞纳河上的这次相遇之后,常淑红孕育了去敦煌的想法。妻子陈志秀听完丈夫的回国决定后说:“舒虹,你会不会发烧?您必须考虑一下。您在巴黎非常乐观,即使巴黎的现代美术馆也收藏您的油画,您也是巴黎美术协会的成员。对于许多海外学生来说,这种荣誉很难。但是,一旦您回到军阀,血腥杀人的土地,民族运动就衰败了,这里有艺术品昌明吗?”

面对妻子的劝说,常书宏毫不犹豫地说:“子秀,我很清醒。如果真的是发烧,还被古代敦煌艺术感染了。名利双收。有远见的人,真正的艺术家不重视这些。”

为了让丈夫留下来,陈志秀搬出了女儿和她自己:“我已经毕业了又一年,而莎娜只有5岁。我什至不会说中文。” p>

图常书宏,陈志秀和女儿常莎娜

但是,所有这些都无法将常书宏的艺术力量与敦煌联系在一起。 1937年,常书宏回到了已经多年的祖国。他的心在重庆安定下来,但因为心中看不到而无法安定下来。敦煌的梦想。偶然地,由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的于有仁提出的建立敦煌院的提议得到正式批准。在朋友梁四成的推荐下,常淑红去敦煌当导演。

1942年,他看到敦煌时,很着急。后来他在《九十春秋敦煌五十年》中写道:就在我们第一次到达这里时,这个洞穴被用作淘金者过夜的地方。倒下的壁画散布在断墙中,无处不在。我非常激动,以至于我们肩上的工作将是艰巨而繁重的。

尽管讲话中有令人伤心的话,常书宏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敦煌。

图1939年,常淑红与朋友合影

敦煌,失去了智秀

早在他决定返回中国时,常书宏和他的妻子就赴敦煌发生了数次争吵。尽管没有大的裂缝,但两者之间已经存在差距。

常书宏回国第二年,陈至秀将女儿从巴黎带回中国。在那之后,她和丈夫生活了几年。首先,在卢沟桥事件发生后,她和丈夫住在北京,从南方逃脱,最后定居在重庆。常书宏移居敦煌,学习敦煌艺术。

由于她的举动,胜利的江南有才华的女人与丈夫发生了很大的争执。她哭着对她的年轻妻子哭道:“您的父亲疯了,他认为我们的苦难还不够,我们必须搬家。这并不会到毁了的敦煌市。嘉陵可以两岁,年老体弱,生病,住在寒冷的地方吗?”

1943年,国家敦煌研究所所长常树宏带着妻子和孩子们来到敦煌,途中砸碎了骨头。风中只有几只干燥的红色柳树在颤抖。

图四口之家

敦煌的土地上,黄沙被阳光覆盖,黄土被捣碎,一日三餐是加盐,辣椒和醋的简单面条。没有炉子。在寒冷的冬夜里,双手被冻得像铁一样。

已经在巴黎享受生活的陈志秀,受不了这一切。他和常书宏不再是绘画界的“模范夫妻”。据他们的女儿说,他们正逐渐遭受折磨,他们的争论越来越多。 Chang Shana后来回忆道:“他们打架,当他们被击中时,母亲去接父亲的眼镜。由于父亲高度近视,所以摘下眼镜就看不到了。”

这场争吵使这对夫妻疏远了,常淑红的心不顾妻子的感情冲向敦煌事业,婚姻开始破裂。陈志秀的心正慢慢移向敦煌。该研究所所长赵忠清倾身。

1945年,陈志秀谎称自己患有妇科疾病,并要求丈夫去兰州检查身体。常书宏不在乎。他甚至向陈志秀的同伴赵忠清供认:“重庆的弟弟,请照顾你的妻子。”

黑暗中的常书宏仍然不知道这是他们的私奔。陈志秀走了几天后,常书宏知道自己的妻子和赵忠庆私奔。那天晚上他惊呆了,赶到兰州。他被惊呆了,跌倒在戈壁沙漠。他被地质学家孙建初和一名老工人救出。

他昏迷了三天三夜。他几乎走在幽灵门前。醒来时,他看到了陈志秀在兰州报纸上发表的声明:与常书宏脱离关系。夫妻一直互相保护了20年,但从那时起他们就变得陌生。这无疑是常书宏的最大悲痛。他并不悲伤。他知道自己心中还有一个未完成的敦煌梦。

图曾经模仿过的夫妻

生于敦煌,死于敦煌卫

妻子离开后,常书宏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敦煌艺术研究中,但好景不长。 1945年,常书宏收到教育部的通知:废除了敦煌艺术学院,将洞穴移交给县政府,并停止了拨号。供消费。这意味着敦煌的艺术研究将不会继续。学会成员只能遗憾地离开。只有常书宏仍在敦煌。

人民的艰苦努力没有丢失,张书洪的坚持终于被傅斯年,张民权,郭沫若等人的支持所取代。 1946年,常书宏再次进行了敦煌学习之旅,不断向更多人展示敦煌的艺术瑰宝。 1948年,常书宏在敦煌举办了500多幅临时壁画,并在南京和上海举办了展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进入1970年代后,时代动荡不安,常书宏陷于,陷,被开除党籍并接受劳动改革。再次受到命运打击的常书宏没有放弃,但是在他忍不住回头的艰难时期中幸免于难。他坚定地留在敦煌。美容师高尔泰曾劝阻他:“算了,别回敦煌!生活如回程,办公室就是我的故乡。你已经70多岁了,可以休息.”

然而,常书宏说:“生活是无止境的,斗争不是没有止境的,我把生命奉献给了敦煌,所以我感到非常困惑,以至于我失去了和平。”

图常树洪先生

在1980年代后期和1990年代,常淑红的老年健忘症变得更加严重。尽管他一直住在北京,但在拜访他时总是说:“我为什么要住在这个房间里?为什么?带我去北京吗?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到敦煌,我想回到敦煌,我仍然想住在我的土房里。”

记忆可能会丢失,也许会忘记,但我内心的梦想无法消除。不管过去多久,敦煌在常书宏的心中永远都存在,即使他病得足以记住任何人,但他将永远不会忘记我心中的敦煌。

1994年6月,常书宏在北京去世。根据他的意愿,他的骨灰被埋在了莫高窟。他一生都是敦煌的守护神。死后,他将永远守护莫高窟和敦煌。宝藏,守护着这片沙漠之地。

文豪路无为

来自网络的图片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