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拐信息网

失去光芒的日本制造业,摔下神坛的日本到底做错了什么?

最近,关于日本制造产品的新闻可以说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几乎没有一个是正面的。早在9月份,有关日本制造产品的假新闻就不断被报道:“9月份,日本第三大钢铁公司神户制钢(Kobe Steel)暴露出长期伪造质量检验数据的情况。后来,日本神户牛肉被暴露出来,用来自非神户地区的牛肉代替神户牛肉。10月份,全球最大的气囊制造商高田公司(Takata Company)因气囊质量问题导致运营状况恶化,申请破产保护。10月下旬,电子巨头东芝因财务欺诈陷入困境,不得不出售电视和半导体业务以求生存。此后,主要汽车制造商日产和斯巴鲁长期使用不合格的质量检测人员。日前,日本有色金属巨头三菱合成材料有限公司承认伪造产品质量数据。

11月29日,日本化工巨头东丽股份有限公司揭露了一桩数据欺诈丑闻,东丽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秋叶理雄承认其子公司伪造了测试数据。东丽的相关子公司主要负责汽车轮胎材料的相关业务,伪造的数据主要涉及增强汽车轮胎强度的辅助材料。从2008年4月到2016年7月,共有149起数据伪造案件,影响到13个企业客户。

10月,我们在一篇特别文章《连牛肉都开始造假了,日本制造到底是怎么摔下神坛的?》中讨论了日本制造业的问题,但那篇文章主要分析了日本制造业欺诈的影响。今天,我们将根据日本作家西野智言的《日本的迷失》,具体讨论日本制造业背后的核心问题。

1。日本无光制造神器(Manufacturing Artifact Without Light)说起日本的制造业,甚至日本企业,我相信很多朋友心里都有自己的想象和认知。在我们传统的管理和经济理论中,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日本制造业有三个绝对的产物。这三件艺术品使日本制造业得以离开日本、亚洲甚至世界。这三件文物是著名的终身雇佣制、年薪制和企业工会。

这三大工件使日本制造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制造业巨头,甚至打败美国制造业成为世界领先的制造商。让我们先说一下这三个主要工件的效果是什么?

首先,终身雇佣制。说到终身雇佣制,这可以说是战后日本企业最重要的发明。采用终身雇佣制的企业直接从不同学校招聘毕业生到同一家公司工作,直到他们退休。除非员工选择离职,否则企业将尽力避免解雇员工。在这种企业制度下,企业在招聘员工时,不考虑员工是否有经验,而是直接从学生中招聘,企业承担培训员工的全部责任。雇员被雇用后,企业可以说企业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合同。企业为长期员工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和福利待遇,而员工则终生为企业服务,从而使企业员工非常熟练,并给员工不断完善和提高技能的机会。然而,终身雇佣制的问题也非常明显,人才流动非常缓慢。因为企业需要终身雇佣员工,除非员工严重违反公司制度,否则一般不会解雇员工。这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负担,没有办法保证员工的工作效率。

第二,年薪制。该系统根据员工的教育背景和服务年限来确定其工资水平。服务时间越长,工资越高,升职的可能性就越大。这里的服务年限通常是企业连续工作的年数,而不同公司的工作年限不能连续计算。这具有有效防止技术工人和技术骨干被其他企业挖走的优点。然而,问题是,年度绩效工资只取决于雇员的年龄和服务年限,而不强调实际能力或职能因素,这导致了J

在日本的高速发展阶段,这三大工件成功提高了日本制造业的质量,使日本企业拥有大量高技能、高竞争力的工人,也使日本企业的劳动力成本远低于其他企业。然而,程颐和小荷也遭受了挫折。日本制造业的问题也是由于这三件主要文物不再发光。

2。日本持续欺诈危机的根源是什么?

根据日本著名作家西野良彦在其著作《《日本的迷失》》中的说法,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当泡沫经济破裂时,没有人预料到日本经济会遭遇如此低迷。日本财政部随后采取了一系列错误政策,导致日本经济出现前所未有的萧条和衰退。然而,公共资金被用来解决财政问题。其结果是东京两大信用合作社的倒闭和日本存款保险的冻结。这些影响至今仍然存在,影响最深远的是日本企业。

当经济形势非常好,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日本形成了内外双重经济体系。在国内,我们刚刚提到了日本制造的三大工艺品,而外国企业已经形成了世界上罕见的主银行体系。所谓主银行系统,是指银行不仅是企业资金的信贷提供者,也是企业经营的参与者。日本银行通过股票和债券对日本企业实施全面控制。主要银行系统使日本企业能够获得非常低成本的资金来源和对企业的财政支持。然而,主要的银行体系也将日本企业和日本金融牢固地联系在一起。因此,当日本金融业严重亏损甚至消失20年时,这种经济环境对日本企业的影响几乎是致命的。

日本欺诈的根源在于这个地方:

首先,日本公司的利润是短视的。以前,由于主要银行的大力支持,日本企业在资本链领域几乎没有问题。因此,日本企业可以专注于建立长期的经营利润体系,从而不断强调质量管理,甚至坚持一点一点地提高产品质量。然而,自1992年以来,日本金融的整个泡沫破裂,导致日本主要银行面临巨大危机,资本链极其紧张。因此,受其控制的企业对利润的需求不断增加。这种需求使得日本企业的管理层越来越重视短期财务报表,尽一切可能追求利润水平的提高。由主要银行主导的日本企业董事会基本上只关心利润,不再讨论质量问题,把质量问题留给基层管理者。然而,如果他们过分追求短期利益,他们将继续向基层提供指标。这种对关键绩效指标评估方法的过度追求使得基层管理者承担风险的概率不断增加。

第二,日本企业的就业体系崩溃了。我们之前说过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制度。在终身雇佣制的条件下,员工有权不断提高产品质量。然而,主要银行要求企业不断削减成本。对日本企业来说,最大的成本是就业成本。因此,在1995年日本经济泡沫彻底破灭后,日本经济社会理事会提出了“新日本商业模式”。根据这一模式,日本企业通过劳务派遣雇佣大量非正式员工。据统计,日本的“临时工”人数已经占到总就业人数的40%以上。这些员工不再对企业有归属感,对企业的技术进步、产品质量和生产率的提高不感兴趣。

第三是日本企业的过度傲慢。在日本银行业看来,日本企业是世界上最精心制造的企业。因此,银行业和企业对市场的反应往往非常傲慢,认为它们具有传统的质量优势。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