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拐信息网

安徽一房东猥亵女租客 不确定是不是“男性”躲过“强奸罪”?

最近,安徽省淮北市象山区法院对一起涉嫌强奸案的审理令人惊讶。2018年10月,安徽淮北女大学生小娟(化名)50多岁时租了一栋房子。后来,因为小娟离学校很远,想收回房租,某个房间出于各种原因阻止小娟离开房间,用水果刀骚扰小娟的胸部和下体约30分钟。小娟利用上厕所的间隙给他的朋友发了一条信息,叫警察。警察接到警报,赶到犯罪现场,夺取了犯罪现场的一所房子。

警察抓住了“现场”,这应该说是一个确定的案件。房东家里一定有犯罪逃脱了。然而,发生了一个大事故:在被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后,房间里的血样只有x染色体,没有y染色体。换句话说,它既不是女性的第二十染色体,也不是男性的第二十染色体!

因此,法院认为“某个房间是否为男性,是否具有男性特征,是否具有男性功能”无法确定。最后,一审法院裁定方舟子犯有“强制性猥亵罪”,被判处两年零六个月监禁。

作为男人已经生活了50多年,对女人有明显的性冲动。这一次,某个房间变得无法确认它是否是一个人。一旦事件被报道,网民们就开始谈论这件事,“林芝的任何鸟都有!”

根据我们的传统思维,强奸通常是一个男人强行与一个女人发生性关系,也就是说,一个男人强奸一个女人。我们几乎没有听到妇女强奸男子的消息,司法实践中也没有这样的案件。

中国《刑法》第236条规定,强奸是指违背妇女意愿,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强迫与妇女性交的行为,或者故意与14岁以下女童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这里的受害者都指向“女人”。在现行国家法律中,男子不是强奸的受害者,也就是说,"妇女强奸男子"没有法律依据。

我们再次注意到,刑法在规定强奸罪时没有明确指出强奸的“犯罪主体”是男性。因此,根据对上述受害者的分析,法律判决中没有“妇女强奸男子”的案件。

虽然妇女不能仅仅是强奸的犯罪主体,但强奸并不排除在外。妇女可能是强奸的共犯,例如教唆男子实施强奸,或者男子在实施强奸的过程中发挥帮助作用,等等。这些人是强奸的共犯,被判强奸罪并受到惩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关于办理强奸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第7条:教唆或协助男子实施强奸罪的妇女是共同犯罪,应根据其在强奸罪中的作用归类为教唆者或从犯,并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予以处罚。

和安徽的情况一样,无法确定某栋房子是否是男性,所以它不适用于强奸,但毕竟是犯罪,犯罪者仍必须受到起诉,即猥亵。猥亵罪是《刑法》第九修正案修订的一项罪行,猥亵的对象将不再有性别限制。在量刑方面,第一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骚扰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表明不管房间是男的还是女的,助教对女大学生小娟的猥亵行为是一个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

女性可能成为强迫猥亵罪的主体,所以自然扩大讨论的是应该如何处理同性之间的“强奸”?

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进步,同性之间的相关行为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近年来,同性间“强奸”的新闻在新闻媒体报道中接连出现。无论男人强奸男人还是女人强奸女人,在司法实践中,都可以作为“强制性猥亵”或“故意伤害”受到惩罚。

所以,不要认为只有骚扰女性的男人才会受到强奸的法律制裁。无论是男人对男人,女人对女人,女人对男人,还是第三性,性别都是未知的,任何一种对他人的人身虐待都必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