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拐信息网

刘亦菲版《花木兰》,迪士尼背后的“公主经济”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木兰。现在,即使最初的花木兰雕像被塑造成花木兰,也会有人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发出声音:我对这个花木兰不满意。但是谁在乎这个人是谁?迪士尼和刘亦菲的真人版《花木兰》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

今天(7月8日)迪士尼发布了第一部真人电影《花木兰》的预览版,并宣布该电影将于2020年3月27日在北美上映。这部电影于2015年开始准备剧本,2016年开始全球选角,2017年底宣布中国演员刘亦菲为主角,2018年逐渐曝光巩俐、李连杰、甄子丹等相关人物,但仍不知道具体内容,最后透露了一些信息。

《花木兰》公告,经典动画知识产权改编,第一个中国公主曝光,引起全球关注的预告片。在海外市场,《木兰》成为推特上全球最热门的话题。海外网民讨论了电影中木兰额头的图案、迪士尼公主唱歌与否、男主持人李翔、神话中的野兽穆旭龙和动画中消失的蟋蟀等话题。

在国内舆论平台上,《花木兰化妆》#《花木兰福建土楼》#《花木兰刘亦菲的戏剧之战》#等话题已被空降到微博搜索列表中。公众从福建土楼开始讨论刘亦菲电影中的女性化妆,战争场景中穿的盔甲,花木兰是否应该说英语,花木兰的电影海报等。连同所有与花木兰有关的诗歌、历史故事和影视作品,花木兰作为迪士尼公主和其他迪士尼人物之间的笑话也迅速出现。

从电影《花木兰》和刘亦菲目前的受欢迎程度来看,一些公众认为这可能不仅是迪士尼经典知识产权的现实版,也是迪士尼专门为国内观众准备的“盛宴”,与《黑豹》为黑人观众准备的种族情感相同。

最关键的问题是,《花木兰》会给中国什么样的反馈?现在可以预见一件事。

关于《真人百种》的讨论《花木兰》

海外电影很难真正理解国内文化背景。这种困难不会被电影知识产权或制作公司减少。《花木兰》也是如此。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为国内观众所熟知的经典故事。即使什么都没发生,好莱坞也很难背诵“两只兔子并肩行走,一只能分辨我是男是女”的经典故事。好莱坞想要满足国内观众。

迪士尼真人《花木兰》宣布曝光,并得到了褒贬不一的反馈。引起公众注意的第一件事是花木兰的化妆。当花木兰在预测中没有代表父亲参军时,她穿了一条紫色丝绸裙,脸上涂了厚厚的魏晋妆(晚霞妆和黄色妆),以吸引公众的注意。网民们一直在查阅史料,探究这部电影的化妆合理性,而探究的原因显然是对化妆不太满意。微博上出现了对化妆的快速模仿,开玩笑说:“画完花木兰的妆后,我完全明白一个好女孩为什么要参军。”

福建土楼出现在预报中,也成了讨论的话题。关于木兰从哪里来,土楼是否应该出现在电影里,有无数的讨论。最后,“迪斯尼的木兰应该是胡建人”成了一个笑话。随着这个话题的发酵,公众再次注意到花木兰战争场景中的盔甲和武器似乎与王朝不符。

好莱坞喜欢东方文化元素吗?从这种情况来看,我显然喜欢它,但是喜欢它和正确使用它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即使在国内的影视作品中,这样的“历史臭虫”也经常出现,更不用说好莱坞了,它大多使用符号认知和元素堆积作为对东方文化的理解方法。

但是《花木兰》的预测是否完全“不如预期的好”?答案是否定的。微博上的一些网民在观看《花木兰》的预测时,收集了一些海外网民的反应。随着海外网民的反应,许多国内网民说,“看看这个,哭吧,和他们一起跳舞,一起推动疫情爆发。人类的情感是可以理解的。”

显然,《花木兰》预测中所展示的人类情感、场景制作、演员表演、动作和戏剧都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影迷们也很快制作了关于花木兰和《复仇者联盟》的流行角色洛基的搞笑笑话,将花木兰与《武林外传》童湘玉的《腊娘》相匹配,以及由郑佩佩、巩俐、甄子丹和李连杰扮演的其他电影角色制作的各种笑话词干,如华太太和秋香(郑佩佩和巩俐)。公众以戏弄的态度制作的教资会的内容是善意的,背后是公众对电影的期望和喜爱。

公众允许一些人以挑剔的方式讨论电影的缺点并表达他们的不满,这不会阻止其他人表达他们对电影的热爱。

本质上,《花木兰》是迪士尼现场商业电影。有人在微博上评论道:“无论我们认为诚意是否足够,无论我们是否尊重它,类比必然是《黑豹》或《长城》,绝对不是《末代皇帝》或《赤壁》。”满意或不满意,关心每个人的评价标准。

从《花木兰》到《沉睡魔咒2》,迪士尼的“公主经济”(Princess Economy)

《花木兰》吸引如此广泛关注的原因无疑是迪士尼的“公主效应”。

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当她们长大时,谁没有梦想成为童话中的公主?20年前,迪斯尼在这个梦里看到了商机。

自21世纪初以来,“迪士尼公主”已经成为迪士尼王国的重要商标之一。两千年前,迪士尼商品顾问安迪穆尼从女孩的服装中看到了公主的经济可能性。他计划将迪士尼作品中虚构的女性主角注册为商标,并向公众宣布公司将实施“迪士尼公主”商标的合法经营权。这个计划最初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但最终成为迪士尼娱乐和消费的重要途径。

数据显示迪士尼公主品牌在2001年收入超过3亿美元。到2012年,该品牌的营业收入超过30亿美元。2018年,安娜和艾莎穿的一件“公主裙”在美国一年卖出了300万件(每件售价149.95美元),收入超过4亿美元。

更不用说迪士尼公主自身的知识产权效应在迪士尼娱乐消费链和主题公园中的吸引力和变现能力。官方信息显示,迪士尼有12名官方认证的公主,但据《冰雪奇缘》年出现的公主统计,迪士尼有14名公主(包括《无敌破坏王2:大脑互联网》年的安娜和艾莎)。

迪士尼在2014年开始童话电影的现实生活布局后,公主们的“经济能力”不仅仅是“卖裙子”。知识产权公主开始在票房上焕发新的活力。截至2019年,迪士尼已有四位公主(奥罗拉公主(《冰雪奇缘》/现场电影《睡美人》)、灰姑娘(《沉睡魔咒1/2》现场版)、美女(《灰姑娘》)、茉莉(《美女与野兽》)等)被现场制作(不包括环球影业' 《阿拉丁》和相对论传媒' 《白雪公主与猎人》)。

真正的公主们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绩,《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耗资1.8亿美元,全球票房达到7.58亿美元,《沉睡魔咒1》以9500万美元换来5.43亿美元。2017年,真实版《灰姑娘》成为年度爆炸,全球票房达到12.63亿美元。今年发行的《美女与野兽》目前全球票房为9.22亿美元。突破10亿美元只是时间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在《阿拉丁》预告发布后,迪士尼也发布了《花木兰》预告。这部电影宣布将于10月18日在北美上映。

真正的公主不仅在票房上帮助迪士尼,还延续了知识产权的活力。上个世纪童话和动画电影中的公主变成了真实的人物,叶文庆公主被进一步拍摄。随着全球女性主义的上升趋势,迪士尼的知识产权光环和公主的女性气质也让每一位被选为迪士尼公主的女演员感到荣幸。

《沉睡魔咒2》是迪士尼公主团队中唯一的中国公主,其动画电影在中国得到广泛认可。成为真人后,花木兰最终由一名国内女演员扮演。好莱坞迪斯尼的外壳和核心都是传统的中国故事,这使得这部电影在国内影迷中更加特别。公众可能不喜欢《花木兰》被聪明地卖给黑人观众,但是当“礼物”被送给他们时,每个人都会很乐意接受。

《黑豹》的预演在中国引起了讨论。不难想象,如果这部电影在中国顺利上映,会有什么反应。虽然业界一直批评迪士尼现实生活电影不服从国内环境,但迪士尼显然在全球潮流中取得了成功,迪士尼的童话知识产权获得了新的活力和票房价值。在明年的《花木兰》之前,中国今年夏天的档案中会有一个真实的《花木兰》版本,总会有一个你无法逃避的知识产权。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