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拐信息网

乔布斯:不做别人做的垃圾 浓烈极致是显著特征

摘自《史蒂夫乔布斯传》第41章:“珍贵财产

乔布斯”的个性体现在他创造的产品中。就像苹果的核心理念一样,从1984年的麦金塔到整整一代人之后的iPad,它一直是软件和硬件的端到端集成。乔布斯本人也是一样的:他的个性、激情、完美主义、黑暗面、欲望、艺术气质、残忍和控制欲望都与他的管理哲学和最终的创新产品交织在一起。

这种将乔布斯的个性和产品结合在一起的统一场论的开端,是他最显著的特征:他的坚强和极端。他的沉默和咆哮一样可怕,他训练自己不眨眼地盯着别人。有时候这种极端是迷人的,那种神奇的魅力,比如当他急切地解释鲍勃迪伦音乐的深度时,或者当他推出产品时,无论他嘴里说什么都可以成为苹果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产品。然而,有时,他的顶点是可怕的,例如,当他严厉谴责谷歌或微软剽窃苹果时。

这种极端导致了对世界的二元论观点。苹果同事称之为乔布斯的天才/白痴二分法。你不是这个就是那个,有时候一个人可以在同一天得到这两个评价。这种观点也适用于他对产品、想法甚至食物的观点:要么是“历史上最好的”,要么是贫穷、脑残、无法食用。因此,发现任何缺陷都可能引发乔布斯的咆哮。金属涂层、螺丝的曲线、底盘上蓝色的深度以及导航屏幕的直觉,他会称它们为“腐烂”,直到某个时候他突然称赞它们为“完美”。他认为自己是一个艺术家,他确实如此,所以他以艺术家的气质放纵自己。

他对完美的追求让他要求苹果对每一款产品拥有端到端的控制权。如果他看到伟大的苹果软件在其他公司糟糕的硬件上运行,他会感到浑身发痒,甚至更糟。同样,他也会对让未经批准的应用程序或内容污染苹果设备的完美性的想法产生过敏反应。这种将硬件、软件和内容集成到统一系统中的能力使他能够实现简单的概念。天文学家约翰尼斯开普勒曾经说过,“自然热爱简单和统一”。史蒂夫乔布斯也说过同样的话。

数字世界的根本区别在于开放和封闭之间的对立,乔布斯对集成系统的本能热爱坚定地站在封闭一边。从家酿电脑俱乐部继承下来的黑客精神往往是开放的,几乎没有集中控制。人们可以自由地修改硬件和软件,共享代码,用开放标准编写程序,避免专有系统,并拥有与各种设备和操作系统兼容的内容和应用程序。年轻的沃兹尼亚克就在那个营地里:他设计的苹果二号很容易拆卸,许多插槽和端口留给人们随意使用。从麦金塔开始,乔布斯成为另一个阵营的创始人。麦金塔就像一个电器。硬件和软件紧密结合,不能修改。这牺牲了黑客精神,创造了无缝和简单的用户体验。

乔布斯后来命令麦金塔操作系统不能被任何其他公司的硬件使用。微软采取了相反的策略,允许视窗操作系统在不同的机器上获得许可。尽管这并没有生产出最优雅的计算机,但它帮助微软主宰了操作系统的世界。当苹果的市场份额缩减到5%以下时,微软的战略被视为个人电脑领域的赢家。

然而,从长远来看,乔布斯的模式被证明有一些优势。当其他电脑制造商商业化时,苹果即使只有很小的市场份额也能保持极高的利润率。例如,2010年,苹果的收入仅占个人电脑市场的7%,但它却获得了35%的运营利润。更重要的是,在21世纪初,乔布斯对端到端集成的坚持让苹果在开发一个数字中枢战略方面拥有优势,该战略可以无缝连接台式电脑和各种便携式设备。例如,iPod是这个紧密集成的封闭系统的一部分。要使用它,您必须使用苹果的iTunes软件,并从iTunes商店下载内容。因此,iPod优雅宜人,就像后来的苹果和IPoD一样,与其他不能提供无缝端到端体验的品牌竞争对手形成鲜明对比。

这一策略很有效。2000年5月,苹果的市场份额是微软的1/20。到2010年5月,苹果超过微软,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到2011年9月,苹果的价值比微软高70%。2011年第一季度,视窗个人电脑的市场份额下降了1%,而苹果电脑的市场份额上升了28%。

12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本文由合作媒体的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