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拐信息网

因“社”而动 艺享童年

■走进上海黄浦区河华池幼儿园

童眼通育

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成为卡查社区的一名摄影师。我将来会做得很好,但我会成为所有人的偶像。在这里表演任何东西都可以,这是我最喜欢的…

我最喜欢在丁咚方了演奏节奏;

我的俱乐部是金色麦克风,我最喜欢在里面配音;

我最喜欢做一个大象机器人;

2004年,我是荷塘幼儿园的园长。那时,上海幼儿园进入了课程改革的第二阶段。基于儿童发展的课程改革理念已被普遍接受,但实践的转化并不容易。教师在开展儿童艺术活动时仍然注重集体教学和成果评价,这是课程改革要突破的一个难点。

在尊重和继承荷兰儿童原有艺术教育的基础上,注重艺术的渗透与融合,提高课程的内在质量,逐步形成“艺术渗透与领域融合”的课程理念,提出“绿荷叶、红莲花映日”的理念。同时,通过对具体实例的回顾性梳理和比较,将艺术教育的价值取向界定为:丰富儿童的感性体验,激发儿童表达和创造美的兴趣,对艺术活动的结构和审美情境进行一系列的开发和设计,在儿童自主选择和积极参与的基础上,逐步进行艺术教育的实践探索。

在这种背景下,我带领幼儿园本位课程团队调整幼儿园本位课程结构,将幼儿园本位课程分为基础课程和特色活动课程。通过艺术教育中两种课程的结合设计,保证了实现教育目标与尊重幼儿发展的有机结合。

回眸:小何只露锋芒

在以往的美术教育课程改革中,幼儿园实践对课程价值和目标的理解仍然存在偏差,美术教育规律难以应用。我和老师们一起思考,什么样的形式能够激活儿童参与艺术活动的内在动力,承载和应对艺术教育实践中的困难,将艺术教育的价值“本体美感与艺术创造”与“道德智慧为手段”结合起来。

2005年,我申请了“幼儿园小团体艺术活动实践研究”的课题。在全国范围内,我第一次提出并对小团体的艺术活动进行了系统的研究。通过研究,我构建了“小团体艺术活动模式”,成为上海幼儿园艺术教育领域的新突破。在混合班和混合年龄的艺术活动中,儿童选择、组织自己、塑造自己、合作,实现不同能力儿童的相互学习。具体来说,小协会的艺术活动有以下特点:

小协会是幼儿园的混合年龄艺术活动。除了融合艺术、主题艺术和趣味艺术之外,小团体还创造了以儿童兴趣、艺术体验为手段、综合能力培养为取向的混合时代艺术活动模式,改变了以往艺术教育中主体模糊、技术含量和形式程式化的倾向。

小团体是孩子们独立合作的平台。十二种不同形式的艺术社团满足了儿童社会发展的需要。多样化和开放的社区内容为儿童在同一社区和不同社区之间的合作和互助提供了选择。孩子们融合在一起成长。动态灵活的社区实施方式使儿童享受到积极参与、积极建设的快乐,儿童成为社区的焦点。

小俱乐部是专注于儿童终身发展的艺术课程。小型社区艺术活动注重儿童学习和发展的完整性,与学习质量相联系,旨在从兴趣、合作、创造、坚持和责任等方面提高儿童的学习质量,对促进儿童的终身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创新:仅

2011年至2015年,以上海市第一轮课程领导项目为平台,从小社区艺术活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出发,在实施中不断调整,研究了小社区艺术活动中儿童的特点、教师的角色转变,并探索了管理和运行机制。例如,课程通过“儿童自主”的社区选择机制、“动态调整”的社区活动机制和“多元参与”的社区课程更新机制来实施。在这一过程中,它逐渐关注儿童在小社区发展中的合作和互助等社会能力,倡导教师转变角色,成为支持者、合作者和引导者,使儿童成为社区的主人。

从2015年到2018年,在第二轮课程领导项目的帮助下,我们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从一个比较新的研究视角学习质量入手,寻找各种文本、研究、实践、专家反馈等证据,解决和验证小社区儿童学习质量的发展问题,突破儿童学习质量的评价方法。同时,基于证据和需求,结合文本分析,对课程计划各阶段的“生长点”进行综合分析,完善课程实施计划。

目前,我们建立的小型社区艺术活动课程包括12个成熟的音乐、艺术和语言社区。在“愿景,我和我的孩子都有可能”的课程理念下,将儿童社会性和学习质量的发展纳入目标,形成了完整的课程实施方案。从特色活动到特色课程建设,小型社区艺术活动课程已经走过了14年的历程,并逐渐走向成熟,现已成为幼儿园的品牌。

优化:英日和华弘毅

随着教育环境的不断变化和实践的不断推进,我们正积极推动从儿童的角度深化对小社团的研究,思考当前实践中的新问题:如何解决艺术技能的习得与儿童自主性的关系,形成优化课程的新思路。

首先,定义社区的低结构活动。小社会的特殊环境决定了其艺术活动的低层次结构。从三个方面可以看出:第一,在目标上,我们更加重视儿童的艺术审美体验和学习质量的获得。其次,从结构上看,小团体的艺术活动发生在大、中阶层的混合年龄的活动情境中。结构更加松散,更加注重艺术本身的审美体验。第三,从儿童学习的角度来看,小型社区艺术活动中的学习成分属于非正式学习的范畴。在小社区中,在有限的规划、充分的生成和现场真实的轻松自由状态的相互作用下,形成了低结构而非无组织的教育活动。因此,我们重视儿童的现场和身体体验,并通过提供足够的多功能材料来支持儿童的自由表达。

其次,教师的角色正在逐渐消失。教师在社会中的角色是为儿童和艺术活动搭建桥梁,我们希望这一角色将越来越多地隐藏在活动中。例如,在小朋友玩泥巴的过程中,通过“泥巴材料博物馆”的创建和“小博物馆”的升级,将材料的欣赏和互动结合起来,老师在这个过程中会完全后退,让小朋友逐渐学会面对艺术,独自表达自己。

接下来,我决定我的组名。我们从孩子们的“视觉”开始,听孩子们的声音。青年团员们纷纷给他们的俱乐部命名:“丁咚方了”成了“明洞南大剧场”,而“梦想剧场”成了“我是一个小演员”。这个团体的名字已经变得土里土气,老师和小孩的“愿景”也开始慢慢融合。

此外,我们也顺应了艺术教育全面发展的趋势,目前正在探索艺术教育与其他领域教育内容的有机渗透和相互融通,为儿童提供一个